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一月, 2004的博文

今天写了一段程序

图片
今天写了一段程序,本来算法是很简单的,但是用了比较长的时间。是好就不用这种方式思考了吧。不过这证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工科的思维方式还是很有用的。长久以来一直很怀疑,从叶怡玉教授来之后,一直以来都声称心理学训练的思维方式是最好的思维方式。在某一个方面可能很好用,但如果真是最好的,为什么不都用这样的方式训练?
    一直以来一直以为工科的训练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比如太过概括,不善于展开等等。但是这也许并不是坏事。我始终觉得,要发挥自己的优势,不能抛弃原来专业的东西。从学科的交叉处切入,这样可能有利于发展。创说中“现在心理学的风云人物都是搞技术的”。

关于中国足球!

距离那两场“有趣”的比赛已经快一周了吧,有一些东西还是想写一下。白岩松又在装b的说这场比赛他一定不看,但是我认为这场比赛一定要看,这么有趣的比赛,就像一场喜剧一样。
    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已经太多次接受不能接受的实事了。所以看中国足球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人成熟、让人荣辱不惊、让人心如止水、让人……(再说下去诚古墓派传人了)。想想我受到最大的打击不也就是没有得到想要的和人为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东西么。可惜那时我还年轻,看球的时间还短,没有悟出这个道理。
    那还要不要看中国足球了呢?当然要看,因为我是中国人、我喜欢看足球那么就一定要看中国队的比赛。为中国队的胜利欢呼,为中国队的失利一点点郁闷(郁闷大早死了)。我鄙视那些赢了球就把球队吹上天,输了球就扁得一无是处的伪球迷们。足球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满足你们虚伪的人性的。因此我始终是中国队的球迷,无怨无悔。
    最近讨论很多的是那个中国足球出路的问题。觉得中国足球真的到了改革的时候了,或者叫革命。有人批评他们要改革只是为了自身的利益,道貌岸然的,我看这只是一种虚伪的仇富心理,世界上没有哪个人做事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自私的基因),那些做好人好事的也不例外。我们判断这件事情的好坏只能看他是否有利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我支持徐明(知道他是温家宝女婿之后怎么看怎么顺眼)。体育的发展趋势就是职业化、产业化,体育的功能也不过就是娱乐和健身,非要把它和国家荣誉什么的挂上钩真的没什么意义。整个足球工作的中心必然在联赛,而不是为了出现而把联赛切割得面目全非。整个的趋势都是大势所趋,足协在顽固下去只能妨碍中国足球的发展。当然随着雅典奥运会的成功,那些人更有理由说装业的集中体制更容易出成绩。可是我觉得那是舍本逐末,做完全的职业连赛,中国队的水平也许并不会有太大提高,但是联赛能够成功运转,可以让球迷们欣赏纯粹的足球。这是每周的享受而不是四年一次的煎熬。再想想奥运会那种专业集中的模式,完全泯灭人性的训练方式,究竟有多大的意义。整个的体育都不是纯粹的体育,让我替那些运动员们悲哀。

基于问题学习

图片
看着下面的日期,已经过去了17天。硬件的问题已经解决,软件的问题看来也已经胜利在望了。回想这半个多学期做的事情,都是有了一个问题,然后想方设法去解决问题。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基于问题学习”吧。虽然以前听说过,但是真正能体会到它的深意,还使用了我两个多月的时间。虽然回想起来半个多学期过得稍感凌乱,但是确实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但是要想成为系统,那是你自己的事了。
    比较喜欢这种学习方式,因为总是很有成就感。

Learned helplessness!

那天和同学聊天用到了这个词,我想现在我也快要这样了(目前还不是哦)。眼动以的系统还没有装好,今天又做了一天看似无用功。偶尔会埋怨自己没有学好计算机,但是今晚和几个同学聊了聊,觉得计算机这东西实在太复杂,很多东西超出人力所掌握。只有等待酝酿期后的顿悟了:)虽然有可能真的是搞不明白,到底是软件的问题还是硬件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和老师的沟通还有一点问题,但是真的很难改变。

试了一下眼动仪

今天去中山医试了一下眼动仪,有了比较感性的认识。
    双眼的摄像头应该是特制的,很容易识别出瞳孔。只能固定到整个瞳孔级别,因此好像固定网像的实验做不出来。
    总觉得轨迹跟踪有一些延迟,有点怀疑移动窗口的技术能不能作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