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08的博文

谷歌春运地图

回家ing

图片
放假了,系馆里人丁冷落

买了24的票

Gtalk 签名改为,“都走了,我也要走了”

两个朋友过来问,“你要出国了吗?”......


回家看雪



习惯于用beta版

beta版就是非正式版,测试版。beta版应该是网络时代的产物,因为没听说过买台电视机买到测试版的,可beta版产品在网络中却大行其道。其中一个推动者就是google,比如,gmail推出已经快4年了,但现在还是beta版。发布不成熟产品是Microsoft对Google的主要批评,不过大多数消费者却应该享受到了beta版的甜头。否则,到现在gmail还没有诞生呢。

另一个例子是firefox,firefox相比于IE有n种好处,但唯一的缺点是太占内存。firefox 3.0pre版解决了占内存的毛病,现在用起来还不错。不过代价就是每天都要自动更新,而且与google toolbar不兼容,因此访问网站的时候看不到PR了。

豆瓣上次改版引来大堆批评,这次他们也学乖了,推出了 alpha版 。新功能推出时先在测试版缓冲一下,这样有利于过渡。

不管怎样,我都是会坚持使用测试版的。这也许代表了网络时代的生活方式或者哲学;也许代表我还年轻,哈哈。

宇宙

图片
转自 http://www.kxcb.com/















如何写blog的心理学zz

http://www.sciencenet.cn/htmlnews/200815163016985198559.html?id=198559

一个星期三的早上,工程师马库斯被老板叫到了办公室。经理对马库斯30年来的贡献表达了 谢意,然后递给他一份解聘通知书。一名保安主管陪同马库斯回到他的办公室,清理好他的办公桌,然后护送他离开办公楼。那天,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其他100 名工程师身上——达拉斯计算机公司没给任何通知就辞退了他们。

这些员工被解雇数月之后,心理学家詹姆士·W·佩内贝克(James W. Pennebaker)在美国南卫理工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设法召集了超过半数的被迫离职员工,来参加他的一个简单实验。“我从来没跟这样一些满怀怨恨的研究对象一起工作过,”佩内贝克回忆 说,他目前在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工作。当时,他让每个研究对象每天花20分钟写日记,连续五天。佩内贝克要求,一部分人记录他们每天如何打发时 光,另一部分人把他们对失业的内心感受写下来,对余下的志愿者没有作任何写作要求。

与其他组的研究对象相比,第二组自愿者,也就是那些把内心的愤怒和失望统统写下来的人, 在未来寻求工作时有更显著的优势——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在三个月后找到了新工作。尽管所有的参与者在找工作时都做出了相同的努力,参加面试的次数也一样,其 他组的自愿者只有很少的人找到了新工作。实验结果的差异如此显著,佩内贝克和他的同事们立即提前结束了实验,并建议每个人即刻写下内心的感受。

上述实验发生在1994年。从那时起,很多研究表明“表达性写作”可以治愈身体和精神上 的创伤。在进行类似的“佩内贝克研究”几个月后,不管是学生、罪犯还是病人,大多数人的身心状态明显好转。根据对试验对象的健康所做的13项不同研究的综 合统计,表达性写作的效果丝毫不逊色于心理治疗的效果。最近的研究表明,表达性写作对于人体的免疫系统和血压有良好的长期疗效。

正确的写作方式

尽管所有这些研究似乎都说明,只要拾起笔,一切烦恼皆可消除,但事实上却不这么简单。选 择正确的主题很重要。研究者们认为,人们只有在应对不利的形势,特别是面对那些一直困扰他们,而他们又不愿和别人谈及的境况时,才能从写作中取得良好效 果。佩内贝克还提醒人们,写作过程本身是极为痛苦的,“我经常看见我的实验对象痛哭流涕。”把这些…

PageRank, 网络世界的标准?

Google的创始人Page和Brin在1998年发明了PageRank (PR)技术给互联网上的网页排序。排序原理很简单,但却影响深远。有兴趣的可以看Page和Brin等的原文: http://dbpubs.stanford.edu:8090/pub/1999-66 。简单地说,一个网页的重要性,取决于链接这个网页的网页数量,以及链接这个网页的网页的重要性。因为网页之间是互相链接的,所以计算PR是个循环迭代的过程。PR值的大小决定了网页在google搜索结果中的排名位置,也就是网页的影响力。

已经有研究表明,PR的算法可能代表了更一般的自然法则。比如给你一个字母D,让你说出以字母D开头的单词。最先说出的不是使用频率最高的那个单词,而是PR值最高的单词。这说明人的记忆提取也符合PR的法则 (原文: http://www.blackwell-synergy.com/doi/abs/10.1111/j.1467-9280.2007.02027.x )。

最近Nature发文章批评传统的学术期刊影响因子 (IF)的计算方法 (原文: http://www.nature.com/news/2008/080102/full/451006a.html )。传统的方法只考虑了文章被引用的次数,但是没有考虑到引用文章的质量,因此可能导致某些流行学科的影响因子超高,比如医学。文中认为既考虑引用次数,又考虑引用文章的质量更能够评价一篇文章和一个期刊的影响力。比较发现,采用PR算法以后,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和Lancet等影响因子超高的期刊的影响系数都大大下降。这也许更符合事实,因为流行并不代表有影响力。

另外,blog的影响力也表现在被链接的数量,而不是访问量。要想知道自己的网页被哪些网页链接,可以通过下面的链接。 http://www.altavista.com/web/webm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