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06的博文

杨中芳:我做单身贵族 zz

杨中芳祖籍山东蓬莱,出生在天津,成长于台北。而后她到美国求学13年。1980年杨中芳回香港从事教育及心理学研究工作,2001年起兼任中山大学心理学系复系后首任系主任。

  记者:从内地出来,而后在台湾,又去美国,还有香港,最终又回到内地,学术界有你这种经历的人肯定不多。

  杨中芳(以下简称"杨"):对我来讲,这就像转了一个圈,又回来了。我2岁去的台湾,那时社会上有很多传闻,包括一些对商人不利的消息。当时我父亲在天津做生意,他和朋友一商量就带着我们到了台湾。

  人到了一定时候总要想,到底自己归属于什么地方?我每十几年就换一个地方,每个地方都有它的好坏,最终我要选一个地方,跟自己讲,这是我的根。过完这半年长假期,我就会从香港大学提前退休。我是个从小讲普通话长大的人,可自从20岁到美国读书后,我就几乎没用普通话讲过课,用的都是英语,满足感不强。我觉得自己的东西教给自己人,用母语才会亲切。

  记者:在美国获得硕士学位以后,你曾经有过一段在广告公司工作的经历。当时做的是一些什么事情?

  杨:我在当时美国第二大的广告公司做研究工作。打个比方,客户到广告公司,提出要增加销量,要求公司给它提出一个计划。公司第一步就是做市场研究,指出产品哪里不足,可以怎么改进。研究形式很多,譬如调查100个消费者,把详细的资料呈给客户。这份工作我做了1年。那时广告是美国最前卫的行业,大家都穿着花衬衫上班,完全不顾正统的一套,对我来说很新奇。这是我一个很重要的经历。没有广告从业经验,很难对商业心理学有真正的体会。

  记者:既然喜欢这种应用工作,为什么后来又转回基础研究领域呢?

  杨:缘份吧。离开那家公司,我就随着家里搬到温哥华去了,在一个研究所工作。后来我又到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教书,大家都说商学院好,收入高,机会多,学术要求又没有那么高。但我发现还是对基础研究比较感兴趣,就到了香港大学心理学系。在外面做得已经不错了,还要逆流回来,当时挺罕见的,我看现在也不多。

  记者:过去10年,你的大量研究都集中在本土心理学上。是什么让你对中国人及中国社会感兴趣?仅仅因为"中国人"这个身份吗?

  杨:在台湾的时候,周围都是中国人,除了奥运会的时候,没有谁会特别注意这个身份。到了芝加哥,中国人又太少了,呆在学校里,也感受不到身份问题。但到了香港,在当时殖民地的环境下…

试试发视频

牛文章和不牛文章

最近读了两篇nature和science的文章,一直在思考着两篇文章有何过人之处。从说明的问题的角度,似乎并没有太多长处,甚至类似的实验我看到别人早就发表过。当然,可能我自己的理论水平比较低,还理解不了这两篇文章的理论贡献。

当然,牛文章肯定有它的长处。我看到的有:
1 理论背景很强,而且似乎都已经有灵长类的实验作基础再搬到人身上作 (看来fMRI还是很难提供像单细胞记录那样强的证据支持)。
2 实验设计和控制非常严密,很多细节都被考虑进去 (比如对每个人使用不同的阚值,使任务难度平衡)。在自己做实验的时候通常都很懒着这样做,因为要花费太多精力,又不知真的会有多大作用。总之,sig万岁,不sig再说。这也就导致了国内烂paper横行。
3 对fMRI数据的分析很严密。对激活的区域通常会附加很多分析,来排除一些可能的混淆变量。而且可能用很多种约束条件来验证激活区域,这样得到的结果显然会比简单相减得到更有意义的结果。当然,这一切都是由理论假设推动的。

总之,做学问不像到外企作副总裁,忽悠忽悠就可以了。做研究是要静下心来做的,作实验作出一点结果,从中发现问题并继续完善它,才能一步一步完成优秀的研究。推荐这篇文章,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刘力研究组“沉默”五年一鸣惊人,桂林开会时,陈霖教授对刘力的工作大家赞赏,他的经历值得年轻研究者学习。

:( 测试不成功

汉字编码有问题......

艰难的前进

最近很少自己写blog了,因为一个英文文章的任务摆在那里,让我失去了写东西的感觉与动机。可能和性格有关,写文章对我来说一直都不是强项。因为把成百 上千个汉字码在一起,实在很难找出一个最优的组合来。而且随着字数越增加越觉得文字已经超出自己的驾驭范围,最后把所有的写字欲望都弃之不理了。当然,有 两种文章还是写得的,一种是有很强逻辑组织的实验报告和论文,另外就是不用考虑结构的“意识流”。

论文应该是一个逻辑组织很强的文章,但是当我对问题没有深刻的理解与组织的时候,还是很难写好。Anyway,一点一点来喽。第一篇中文的文章前后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定稿,第一篇英文文章准备迎接更多的困难吧。:(

最后,测试一下用Docs & Spreadsheets 发布blog :)

如果自己没有判断力,就把帖子往后翻几页

这个一个疯狂的年代。几天前媒体突然热炒一个大四的女生成为亚洲副总裁之类的事情,转天四五个朋友的blog上都在大发感慨。这年头人人的成就动机都超高,可以疯狂的崇拜着媒体 (或她自己)捧出的神,却不愿脚踏实地踏踏实实的做点事情。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何必呢!


发信人: tooooooooold (toooooooooooooooold), 信区: HitTopic
标 题: 学术腐败要从娃娃抓起——21岁外企美女副总吴莹莹真�
发信站: 两全其美网 (Mon Dec 11 12:45:00 2006), 本站(lqqm.net)

 学术腐败要从娃娃抓起——21岁外企美女副总吴莹莹真相

    (忠祥原创,必属佳品)

     21岁的北师大“才女”吴莹莹,不久前成为美国企业Topcoder的“亚洲区副总裁”。一轮新的造神运动又兴起了,这个还在上大三的女生,成了北师大和教育部力捧的新一代张海迪似的人物。

    真相如何呢?

    从新闻报道中,我们大约可以知道,这个女生有“一百多项发明和三项国家专利”,在人民网的“2006年全国大学生年度人物评选”是这样介绍的:

http://stu.people.com.cn/GB/65534/4736353.html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的2003级学生吴莹莹同学,用她二十年的青春生命奏响了一曲动人的旋律。十五年的发明历程,她创造了一百项发明和三项国家专利;十二年的竞赛道路,她为师大实现了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历史上奖牌零的突破…”

    “用十年的时间,吴莹莹同学在发明创造的路上,不停地向前迈步,然后取得了累累硕果。这些硕果是:100项发明。在吴莹莹同学的100项 发明中,“OPEN书系快速检索装帧技术”、“速查字典及其检索方法”以及“动态计数印章”三项发明已经获得中国国家专利,同时还有更多的作品在不断完善 和申请国家专利的过程中,一些作品已经开始申请国际专利。”

    可以说,这“100多项发明和三项国家专利”就是吴莹莹造神运动的核心材料,这100多项发明都是什么呢?什么可以称作发明呢?我们小时 候就试着尝试一些小手工艺品,风车,小桔灯,是否也可以称为发明呢?至于到底有多少“发明”我们无从考证,只能凭着吴莹莹一张嘴,说是啥就是啥了,不过在 最近的一次搜狐访谈中,吴莹莹这样谈自己的“发明”:
http://news.sohu.…

做纯粹的事,做纯粹的人

挺有意思

发信人: 蟑无迹 (蟑会没蟑果粒), 信区: paper
标  题: 政治下的学术:人工合成胰岛素的背后:不要资产阶级的诺贝尔奖
发信站: 两全其美网 (Fri Dec  8 08:19:11 2006), 转信(lqqm.net)


政治下的学术:人工合成胰岛素的背后:不要资产阶级的诺贝尔奖
2006年12月07日 09:46中国青年报投票数:0顶一下
杨振宁三次向中国领导人提议:为胰岛素工作提名诺贝尔奖

第一次:周恩来委婉拒绝

第二次:江青说:"资产阶级的奖金,我们不要!"

第三次:邓小平、聂荣臻、周培源等非常重视

1966年12月24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道
《我国在世界上第一次人工合成结晶胰岛素》。这项成果一直是中国科学界的骄傲,它像"两弹一星"一样,证明了中国人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仍可在尖端科研领域与西方发达国家一决高下,甚至做出世界一流的成果。许多人认为,这一次中国人与诺贝尔奖距离最近,简直可以用"擦肩而过"来形容。对于未能获奖的原因,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弹指之间,40个年头过去了。回眸当初,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渐渐浮出水面,一些以讹传讹的"事实"也开始得到澄清。

周恩来说:5年是不是太长了

课题的提出应当归因于"大跃进"运动。那是一个充满豪言壮语的时代,不但工农业要"放卫星",科学技术也要"抱大西瓜"。形势要求科学家提出宏大的目标,不这样做就是政治上落后。

为了避免遭到批判,中国科学院有机化学所表示要研究活性染料,生理所提出要搞生物上天,实验生物所决心集中力量攻克肿瘤,而药物所则喊出了"让高血压低头、肿瘤让路、血吸虫断子绝孙"的响亮口号。

在各兄弟单位竞相放出了多个"科学卫星"之后,筹备了半年、就要于1958年8月成立的中科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该提出什么样语惊四座的课题,成了摆在该所每一个专家面前的问题。

在有王应睐、邹承鲁、曹天钦、沈昭文等9人参加的高级研究人员讨论会上,大家争先恐后地提出了一个个课题,这些课题最终因不够"跃进"、气魄不够宏大等理由,一个个被否定。突然,不知是谁冒出了这么一句:"合成一个蛋白质!"七嘴八舌的声音…

哈勃望远镜16年间“十佳照片”zz

图片
很酷的照片。想起小学的时候书上说哈勃望远镜刚发射上太空就出现了故障,语气幸灾乐祸,传达给我们的意思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高科技都不靠谱。可是人家通过太空行走修复了故障,而且每周可以发挥1200亿bit的信息。现在十六年过去了,想想当时看哈勃望远镜新闻的感觉,真是时过境迁阿。

1 距地球两千八百万光年的宽边帽星系







2 被命名为蚂蚁星云的Mz3








3 被称为爱斯基摩星云的NGC 2392











4 猫眼星云












5 距地球八千光年的沙漏星云












6 锥形星云












7 距地球五千五百光年的天鹅星云中的完美风暴









8 以美术作品《星夜》命名的星夜图











9 遥远的大犬星座的两个螺旋形星系相互碰撞







10 距地球九千光年的人马座的三裂星云

经常打错字母顺序是什么毛病?

发现打字的时候经常把两个字母的顺序打错,不知道是不是别人也经常犯类似的错误。主观报告一下,错误主要发生在左右手交替的时候,比如the经常会打成hte。猜测可能与高级运动皮层到左右初级运动皮层的信息传导出问题造成的。就是高级运动皮层顺序的产生打击字符的控制信号,但是传导过程中本来在后面的信号超过了前面的信号,就造成了这种错误。希望不是我老了的原因 :( 。

能发现一种新精神损伤也是好的,一个精神病人可以成就一个牛B的心理学家阿。不过不希望是自己研究自己 :(

......

从北京回来,blogspot就被封锁了,所以也懒得更新。还好,现在又可以上了,希望不是暂时的回光返照......

想象生命是一场不停丢掷五个球于空中的游戏

老妈发给我的,贴出来

想象生命是一场不停丢掷五个球于空中的游戏。这五个球分别为工作、家庭、健康、朋友和心灵,而且你很努力地掷着这五个球,不让它们落地。很快地你会了解工作是一个橡皮球。如果你不幸失手落下它,它还是会弹回来。
  但是家庭、健康、朋友和心灵这四个球是用玻璃做成的。一旦你失手落下,它们可能会少了一角,留下无法挽回的记号、刻痕、损坏甚至碎落一地。它们将永远不会跟以前一样。你必须了解这个道理,并且为平衡你的生命而努力。但要怎么才做得到呢?
  别拿自己和他人比较,这只会降低了你原有的价值。因为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很特别。
  别人认为重要的事不一定是你的目标。只有你才知道什么最适合你。
  不要将贴近你的心的人、事物视为理所当然的存在。你必须将他们视为你的生命一般好好地抓牢他们。没有他们,生命将失去意义。
  别让你的生命总在依恋过去种种或是寄望未来中逝去。如果你活在每个当下,你就活出了生命中的每一天。
  当你还能给予的时候别轻言放弃。只要你不放弃,就有无限延伸的可能。
  别害怕承认你并非完美。正因如此,我们才得以藉由这脆弱的细丝紧密地串绑在一起。
  别害怕遇到危险。正因如此,我们才得以藉由这些机会学习勇敢。
  别以爱太难找到作为借口而紧闭你的心扉。最迅速找到爱的方法就是给予你的爱;最快速失去爱的方法就是紧紧地守着你的爱不放;维持爱的最好方式就是给爱一双翅膀。
  莫要匆忙地度过你的一生,那匆忙让你忘了曾经到过哪里,也让你忘了你要去哪里。
  莫忘记,人类情感上最大的需要是感恩。
  莫害怕学习。知识没有重量,它是可以随意携带的珍宝。
  莫漫不经心地蹉跎光阴或口无遮拦。时间与言词两者都是一放便收不回来。
  生命不是一场赛跑 , 而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旅程。
昨天已是历史 ,明天还是未知,而今天则是一个上天的礼物:那就是我们为什么称它为"现在" (Present)的原因

How to Do a Good PowerPoint Lecture zz

How to Do a Good PowerPoint LectureCategory: Academia
Posted on: November 6, 2006 12:18 PM, by Chad OrzelHaving strongly stated my opinion that PowerPoint is not actively evil, but can be used to give good scientific presentations as well as soul-crushingly dull bullet-point talks, I feel like I ought to say something to back it up. Here, then, are some of the rules of thumb I use when putting together a good PowerPoint talk.1) Know Your Audience. This is probably the most important rule in giving a talk, no matter what medium you plan to use. A talk aimed at an audience of undergraduate science majors is a very different thing than a research talk given at a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r a public lecture given to a general audience. Don't assume you can splice one of these together out of pieces of another-- in certain circumstances, you can re-use slides from a talk aimed at one audience for a different kind of audience, but it's not a safe assumption. You're better off…

北师大会议--fMRI培训班篇

会议开始前两天,北师大还举办了一个fMRI与认知神经科学的培训班。一开始有点怀疑,以为可能只是走马观花的讲个皮毛,但是两天下来其实收获还是 蛮多的。收获之一自然是听到了牛人的讲座。牛人毕业于MIT,所讲内容大多是经验之谈,内容关于fMRI实验设计等等也很难从课本可网络中找到,因此在这 个方面我学到了挺多。其实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最开始提到的让人躺在类似于跷跷板的木板上,测量脑活动的原始方法。一百年后,我们使用fMRI,但是其实原 理上并没有本质的改变,只是空间精确度有了提高而已。fMRI只是一个间接的工具而已,我们需要通过精细的实验设计,才能有意义的心理学结论。而精细的实 验设计才是心理学研究中最有意义于最迷人之处。另一个收获主要来自最后一部分静息状态fMRI的时候。本来以为这一部分没有太大意思,但是 老师一开始就提出了functional connectivity的概念,然后下面的一些医生反映似乎很大,一直在讨论connectivity的问题。医生们的态度有一点让我惊讶,因为他们认 为这种通过数据计算出来的connectivity是没有解剖学上的支持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最早的静息状态functional connectivity研究都是在已知解剖连接的区域间进行的。比如左右初级运动皮层、左右视皮层、听皮层,都是有胼胝体进行联系的。功能和解剖学上的 连通性不是一一对应的,可能是因为受到方法学的限制。因为我们现在只能研究白质区的解剖连接,而灰质内也应该存在神经元以及神经元集合之间的联系,但是我 们目前无法检测到。因此结论应该是,如果有解剖连通性,那么一定会有功能连通性;而相反则不一定。不过functional connectivity是通过数据计算出来的,有时候确实会感觉有点悬,更悬的是老师提到的structural connectivity,就是在做VBM分析的时候计算区域在不同被试间的相关性。这个真不知道能说明什么,可能需要结合hebbian learning和功能的连通性才好解释吧。最后老师还提到了BOLD信号来源的问题,回来查了一下他给的reference,说的是BOLD信号与局部 场电位(LFP)更相关,而不是MUA。LFP究竟是什么还没有搞清楚,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对理解神经集合之间的functional connectivity有很重要的意义…

北师大会议--地下室篇

北京之行的关键字恐怕是"地下室"了。在北京似乎每一栋建筑下都有一个地下室,地下室入口处都有一个厚重的铁门,让人感觉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住在地下室。一到师范大学就被来了一个下马威,因为即使是这种糟糕的地下室,也不是谁想住就能住的。师大的同学已经帮忙开了介绍信,但是因为我们一行的男生和女生要分开不同的地方住,所以只凭一份介绍信住进去还费了不少周折。住的地方放了5个上下铺的床,一共可以住10个人,有些脏而且空气混浊,但是看上去是住着一些考研的学生,因此感觉气氛还不错。每天晚上回到房间总能看到一个人在宿舍里复习考研,不是数学就是英语,让我想起了曾经的考研岁月。在房间里不便打搅学习的人,因此每天晚上上床看一会书,就早早的睡了。在北京这一周最大的好处就是睡得很早,也算过的挺清闲了。 吃在地下室。会议组委会安排了工作午餐,说是在传说中的京师大厦,可是到时候却发现还是在地下室。因为心理上的巨大落差,所以就食之无味了。而且在某一天惊讶的发现,就在旁边几米处就有几个人在打乒乓球。ft阿,真是名副其实的多功能厅......地下室可能算是北京的一个特色吧。虽然在北京只呆了一周的时间,也算是体会了传说中的北漂,体会了很多曾经听说过的北京的地下室的故事。

新款LV包包

图片

糖果就我没白吃(2006年度最佳超短篇小说奖)zz

今天是周末,我们高中同学要在天安酒店搞一次同学聚会。自从毕业后,好多同学都混得有模有样,我却默默无闻,在一家工厂当制图员,每月和丈夫一起靠着不多的收入共同撑着这个家。我本不打算去,可禁不起同学们的一片盛情,只好答应。

丈夫正在帮儿子复习功课,儿子就要上初中了,为了上一所好中学,这段时间丈夫没少操心,东奔西走,至今还没着落呢。看了儿子一眼,我走出了家门。

天安酒店是高级酒店,我走进包房的时候,同学们都已到齐。还没坐稳,一张张名片就飞了过来,一看一个个不是总经理就是带长的,就连以前成绩总是甩 尾的阿辉也当上了派出所所长。望着服务小姐端上眼花缭乱的菜肴,我真感叹自己孤陋寡闻,光这一桌就足以抵我三个月的收入了。阿辉像宴席的主人一样不停地招 呼大家吃,不时地为这个斟酒、为那个夹菜,嘴里还说:"只管吃,算我的。"大伙也没任何拘束,一轮接一轮地交杯把盏、海阔天空地闲聊。

酒足饭饱之后,天色已不早,此次聚会该结束了。可究竟谁埋单,我看大伙好像都没有要慷慨解囊的意思。这时候阿辉掏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然后说: "小李,今晚所里扫黄抓到人没有?哦!刚抓到---好!好!随便送一个到天安酒店来给我埋单。"说完,他得意地把手机放进了口袋,一旁的同学跟着哄笑起 来。

十五分钟不到,一个中年人就进来了,他看了账单,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他身上的现钞也不足。他随即也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说:"张工吗?我是 马校长呀!你儿子要读我们学校的事,我今天就给你拍板定下来了……不过我今晚请朋友吃饭,你过来埋单好吗?在天安酒店203包厢……"

二十分钟后,有人敲了敲包厢的门,门被打开了。当我见到戴着副高度近视眼镜的丈夫站在门口时,我晕倒了。

庙湾岛之行

图片
十一期间去了号称“中国马尔代夫”的庙湾岛。

先在google earth上搜索一下,在香港岛的下面、下面,再下面,地图上Beijian Dao西南面的一个小岛。
拉近一些,朝向西北方向的那个海湾就是“庙湾”。那天听说一种“自转理论”,地球是自西向东自转的,因此东海岸的海水由于惯性,通常会含有很多杂质,因此看起来很浑浊,而西海岸的通常会清澈很多。不知道这个理论是不是正确,不过庙湾的海水确实很漂亮。

海岛离珠海还是满远的,路上看到澳门到香港的气垫船,速度不是一个数量级阿。没办法,气垫船一个小时就可以到香港,可是我们的船要3个多小时。在船上刚开始都还很兴奋,后来就都睡觉去了。
对了,回来的时候看到了传说中的海豚,其实只是偶尔有鱼鳍或者鱼尾巴露出海面,其它什么都没看清。“遇见海豚”在大航海时代里可是特殊的航海事件,看来这也是一次幸运的旅行。

到达庙湾岛。海水很蓝,离得那么远还可以看见海底的礁石。
沙滩还有红色的帐篷,那是要露营的地方。

海水很清,不过很咸,还不太适应在海水里游泳。海滩的沙子很细,颗粒和盐一样细,踩在上面很舒服。

晚上在沙滩上进行了烧烤,不过都在忙,忘了拍照。

还有日出,和清晨的大海。

最后是一张海景,近距离再看一看清澈的海水。

冰山

图片

Wiki终于可以访问了

师弟一直在说Wiki可以访问了,自己都不敢相信,以为只是因为Wiki暂时改变了IP,才会短暂看得到。不过过了这么久还可以访问,而且网络上也在广泛流传着Wiki可以访问的消息,估计这次是真的可以访问了吧。随便转了一下,有些东西还真是不错的,比如关于SPM的部分
http://en.wikibooks.org/wiki/SPM

我现在使用的google服务

图片

北师大认知神经科学会议

接收函:

Dear Sir or Madam,

This is an official invitation for you to present "The role of prefrontal lobe in FEP: Evidence from PPI analysis" at the 1st Conference of Sino-Western Exchanges in Cognitive Neuroscience (CSWE-CNS 2006), October 25-28, 2006 in Beijing, China.

CSWE-CNS 2006 is the first biennial conference held by CSWE-CNS in the area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The aim is to advance the researches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in China through intensive and close collaboration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scientists. The 2006 conference is organized by the State Key Laboratory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and Learning,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and the McGovern Institute for Brain Research and the Department of Brain and Cognitive Sciences,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第一次“正式”参加会议,算是一个开始,以后继续努力。这个会议邀请了n多牛人,最开始的感觉是“好假”,不过不管会议的过程怎样,见识一下这些牛人,与其它学校的学生老师交流一下经验也是好的。

被信息包围

开始使用google reader,感觉确实不错,因为再也不用一个一个的打开朋友的blog页面,在不用上该死的sohu,就能了解各种信息。但是随这增加了像 science, J of Neuroscience等英文的feed之后,却发现各种各样信息是扑面而来,看也看不完。还好,这两天开始逐渐适应了看那些英文journals,和 英文的blogs,才慢慢的缓过来,reader里也不再有未读的信息了。Rss真是个不错的东东,它可以使我不用再在网上闲逛,节约了我很多时间。虽然 目前一些网站没有提供rss订阅,不过对我来说,没有rss,就当它不存在吧,呵呵。
PS:虽然本人强烈推荐google reader,但实际上rss阅读器有很多yahoo,MS貌似都有。不要把rss的好处都加在google reader上,这样显得我有误导之嫌。

发现了blogger的一个bug :)

上传的图片竟然不支持gif格式 (这个和eprime有点类似)。上传了一张动态图片后,竟然被存为png格式,本来好好的意境给弄没了。重新传了好几次,都不行,最后只好直接把外面的图片连接过来,终于成功了......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外来的图片才能动啊!

水中花

图片

自动写诗的网站

以前看过自动生成“后现代”文章的网站,可惜是英文的。这回有了中文的写诗网站,真是要托丽华姐姐的福啊。
http://www.dopoem.com/poem/dopoem.php
下面是诗一首:
《黑和白》

一会拿星星
一会拿豆腐

我觉得
她拿星星时很黑
她拿豆腐时很白

http://www.dopoem.com/poem/poemshow-229.html

Picasaweb就这么挂了

Picasawe就这样挂了,Blogger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挂。
……
……
……
……

推荐一个PDF软件

Acrobat 奇慢无比,特别是今天打开一个可能是矢量图的文档,计算机简直是响应不过来。所以今天才决定安装了Foxit Reader 2.0,速度不知道比Acrobat快上几个数量级,而且占用资源也少。推荐!
http://www.foxitsoftware.com/

这才是天才

图片
家徒四壁与母亲相依为命 一无所有的数学国王zz


他是谁?从童年起就被迫学习的神童?一个家庭支离破碎的不幸者?一个过着隐修生活的怪人?一个漠然拒绝百万美元奖金的穷人?格力高里・佩雷尔曼,这 位俄罗斯的数学奇才,因为拒绝数学界最高荣誉"菲尔茨奖",而不可避免地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尽管这是他最讨厌的事。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近日采访 了佩雷尔曼的邻居、同学和同事,了解到他一些不为人知的成长故事。 他的世界没有童年
1966年,佩雷尔曼出生在列宁格勒市(现称圣彼得堡市)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妈妈是老师,爸爸是犹太人,工程师。儿时的佩雷尔曼一头卷发,是个 漂亮的男孩。在这个家里,每一分钱都得计算着花。平凡的父母不能给他提供优越的物质生活条件,却给了他一个好学的头脑。 对佩雷尔曼来说,他的童年在4岁时就结束了。当同龄人尽情地玩沙堆游戏,骑自行车横冲直撞的时候,胖乎乎的小佩雷尔曼却在埋头啃着小学数学课本。 "佩雷尔曼是个怪孩子,我从没见他和院子里的孩子玩耍过",佩雷尔曼家的邻居齐娜伊达・季莫菲耶夫娜回忆道,"他对小孩子的疯闹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其他孩 子都在踢足球,可他不是钻到历史书里,就是和父亲下象棋。这孩子早熟,说起话来像个小大人儿。" 6岁时,佩雷尔曼走进了学堂,这是列宁格勒一所普通小学,他的妈妈就在这里教数学。当佩雷尔曼已经能轻松自如地在脑子里进行三位数的加减乘除时,同 学们却刚刚学会百位以内的笔算。他的同学叶卡捷琳娜说:"我们学校有个传统,好学生要帮助差学生。老师把成绩最差的一个学生分给了佩雷尔曼。也就是半年时 间,他硬是把那个男孩子从'二分生'变成了优等生。" 小学4年级一结束,佩雷尔曼的父母就给他在少年宫报了个数学班,1年后,他又开始上化学和物理班。从此,佩雷尔曼每天的时间都被排得满满的。 1982年,佩雷尔曼该上中学了。为了进入列宁格勒第239数学和物理中学这所名校,他的妈妈不知往学校跑了多少趟,不厌其烦地向老师讲述自己儿子令人惊 讶的数学才华。最终,佩雷尔曼以全优的成绩顺利考入第239中学。在第239中学的楼道里,贴满了获得俄罗斯和国际奥林匹克竞赛奖学生的名字,里面就有佩 雷尔曼。他曾两次成为俄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优胜者,还获得过1982…

What is Occam's Razor? zz

http://math.ucr.edu/home/baez/physics/General/occam.html
What is Occam's Razor?Occam's (or Ockham's) razor is a principle attributed to the 14th century logician and Franciscan friar; William of Occam.  Ockham was the village in the English county of Surrey where he was born.The principle states that "Entities should not be multiplied unnecessarily."  Sometimes it is quoted in one of its original Latin forms to give it an air of authenticity."Pluralitas non est ponenda sine neccesitate"
"Frustra fit per plura quod potest fieri per pauciora"
"Entia non sunt multiplicanda praeter necessitatem"In fact, only the first two of these forms appear in his surviving works and the third was written by a later scholar.  William used the principle to justify many conclusions including the statement that "God's existence cannot be deduced by reason alone."  That one didn't make him very popular with the Pope.Many scientists have a…

科普,科普

真是一些好的资源阿, 虽然是 for kids,但是也是值得看看的。
Neuroscience for kids 中文
Brain Jokes 英文

zz 震惊世界的20大科学骗局

"科学与真理同行,也必与丑闻相伴。"
这话不知道是哪位哲人说的,颇有些耸人听闻的味道。不过客观地将,世上骗人的把戏太多,而且这些把戏一旦沾上科学的边儿,就更让人真假难辨、捉摸不透。然而骗局终究是骗局,就如林肯的名言:"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读了上海文化出版社的《假象――震惊世界的20大科学欺骗》一书后,相信大家对林肯的这句话定会更有一番感触。
   现讲这20大科学丑闻按照我自己的"震惊"程度简述如下。当然,还是建议大家弄本书看看,蛮有意思的。
  1. 辟尔唐古化石――世纪大骗局
这一世纪大骗局是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科学丑闻之一。1911年,英国律师道森声称在辟尔唐发现了一个猿人头盖骨的一部分。1913年,道森和英国著名人类史学家伍德沃德宣布,他们发掘出了一种半猿半人的生物头盖骨,并说这种生物生活在大约50万年以前。他们的"发现"被当作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一个有力证据,在人类学上被命名为"曙人",被认为是类人猿到人的进化过程中的过渡性生物,甚至作为重大科学成就出现在邮票上。1928年,科学家采用含氟量测定古化石年代的办法,查出"曙人"的头盖骨不早于新石器时代,下颌骨属于一个未成年的黑猩猩,他们还发现头盖骨、下颌骨全经过了染色处理。一场精心制造的骗局终于真相大白。
   2.N射线――集体的自我欺骗
在1899年英国科学家伦琴发现X射线后,1903年,法国著名物理学家布朗洛宣布他发现了一种新射线――N射线。它引起了法国物理学界的狂热追捧,包括诺贝尔奖得主贝克勒尔在内的众多学者纷纷跟进。1904年上半年,仅法国科学院院刊就发表了54篇有关N射线的论文。但在法国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发现这种射线。后来,英国物理学家伍德证明,N射线纯属子虚乌有。布朗洛出于急于做出重大成就与英国人一较高下的心理,把自己的主观判断当作了客观事实。而其他法国科学家则出于一种民族自豪感而团结在布朗洛周围,从而制造了这幕集体自我欺骗的闹剧。
  3. 密立根在做实验时选择数据――伟人身上的瑕疵
1910年,美国物理学家密立根进行了著名的"油滴实验",第一次测出了氢比一个电子重1836倍。获…

我的头

图片
MRI重建的图象

google earth 应该这么玩

无意中发现的网址,有很多地方的坐标。
http://www.williamlong.info/google/
比如说:
比尔?盖茨的豪宅: 47°37'37.71"N,122°14'33.26"W
迈克尔?杰克逊的豪宅: 34°44'27.39"N,120° 5'29.62"W
大标语“仗怎么打,兵怎么练!”: 43°45'19.10"N, 87°40'4.90"E
老外也搞大标语"Go Wings!": 42°10'29.19"N, 83°11'41.36"W
断桥: 25°55'46.42"N,80°7'49.58"W
马戏团: 45°30'26.40"N 73°32'52.94"W
大堡礁: Great Barrier Reef 18°21'04.58"S,146°47'58.81"E
撞机事件: 51°52'17.78"N,0°34'0.13"W
50米长的恐怖怪虫: 48°51'28.33N 10°12'18.66E
一群河马: 28°19'18.43"s 32°24'30.16E
大三角图案: 37°39'56.22"N116° 1'30.90"W
乍得超高分辨率骆驼和羚羊: 15°17'54.35"N,19°25'46.65"E
超高分辨率的非洲东部一处建筑物: 12°11'52.05"S,40°33'47.19"E
超高分辨率的非洲美丽的海滩: 12°35'54.21"S,40°35'31.79"E
非洲一条河流的航拍,可以看到飞机的影子:11°46'41.88"S, 40°27'23.15"E

流氓软件

最近电脑受到流氓软件的困扰,起因估计是某天下载realplay安装文件,但是下载下来的是一个流氓软件包。点击安装了之后电脑里就多出了一大堆流氓软件,比如什么鸡毛信,**搜霸之类的。最倒霉的是我没有管理员权限,无法把它们彻底删除,用兔子杀了一次过了两天又会出来,充分显示了它们的流氓本性!有点无奈,不过还好我用的firefox百毒不侵 :)

互联网上的法规还不健全,我觉得这种流氓行为完全应该给与法律制裁的!仔细看一看,其实这里面还包括一些很有名气的“大”公司,比如新浪、比如搜狐。所以中国的门户网站,除了天天发布花边新闻,准色情消息和采用流氓手段以外,也没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严重鄙视它们!听说google等一些外国的公司开始联合抵制流氓软件,那些带有流氓软件的网站在google搜索的时候会被显著的标记出来。不过这种努力还只是在英语世界的互联网上,希望早日有牛b网站修理这些中文的流氓软件!

试一试嵌入相册

图片
In SYSU Jun 21, 2006 - 5 Photos

一段话,看不懂

谁来帮忙解释一下

6.3 The estimation-detection dilemma
A crucial point when analysing functional imaging data (PET and fMRI alike) is that in general the model is not well known. The larger the model, the better in general would be the estimation of the signal, as long as the model is not starting to capture noise components. This often leads to less specific questions and to less sensitive tests compared to situations where the difference is known with better precision. There are two extreme choices:
> the use of a simple model with the danger of not having modelled some effects properly, a situation that may lead to biased results
> the use of a very flexible model with less sensitive tests and difficulties in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results
In other words, it is difficult to estimate the signal and at the same time test for this signal. A possible strategy would consist in using part of the data in an estimation phase that is separate from a testing phase. This will, however, involve ”lo…

心理学与物理学,彼此彼此

图片
Haha用google trends的结果来说明心理学比物理学流行。可是物理学的搜索量都为0,这样的证据太不能让人信服。真的是物理学曲高和寡么?其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人们在提到心理或者物理这个学科的时候,是不是会在后面加上“学”这个字。下面是用心理、心理学、物理和物理学搜索的结果:
心理心理学物理物理学


从结果看,只是人们不习惯用物理学这样的称呼而已。而实际上心理和物理这两个项目的搜索水平是差不多的。
再看曲高和寡的问题。下面是心理、物理、生物、数学和哲学的搜索水平:
心理物理生物数学哲学


平时我们认为曲高和寡的数学,反而是搜索量最大的。而心理学,却是个中等偏下的水平。
再看看英文,psychology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受英语使用人民的欢迎:
psychologyphysicsbiologymathematicsphilosophy


有些结果挺奇怪,提示在使用google搜索结果说明问题的时候,要小心。:)

新的开始

整整两年前,来到广州 ,开始在blogcn写日志。两年很快,可是回想当时的情景却又有些模糊了,可见着两年过得还是很充实。这两年来,研究做的不是很成功,但是做的挺开心。现在小硕毕业,要开始新的研究生活了。把blog搬到这里,换一个新的地方,开始 :)
关于 心理学
关于 脑
关于 认知
关于 意识
……
还有关于 google

终于决定了要搬过来

不过可能搬家还是一个系统工程吧,慢慢来:)

meme

meme:An element of culture that may be considered to be passed on by non-genetic means,esp.imitation.

“谜米”是一个新词,根据牛津英语词典的解释,meme:An element of culture that may be considered to be passed on by non-genetic means,esp.imitation.(谜米:文化的基本单位,通过非遗传的方式、特别是模仿而得到传递)“谜米”一词最早出现于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于1976年出版的畅销著作《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中。道金斯是牛津大学的一位著名的动物学家,也就是本文开头故事中的那位进行模仿的教授。在这本书中,道金斯使当时影响日甚的一个观点更趋普及化:进化的过程最好从基因之间的互相竞争的角度来理解。在过去,生物学家总是从“种”的角度来谈论进化的机制,到了60年代人们开始产生疑问,并提出从 “基因的观点”来看待进化过程,即基因是进化的基本单位,而生物体(人)只不过是“基因传承和繁衍自身的工具”——这就是颇具刺激性的“自私基因论” (selfish-gene theory)。

     在《自私的基因》一书的末尾,道金斯提问道:在文化领域是否存在着类似基因在生物进化中所起作用的东西呢?他的回答是“有”的。为此他仿效“gene”创造了“meme”作为社会遗传的基本单位。道金斯特别指出,所谓“自私的基因”不是必然理解为DNA意义上的基因,它不过是进化过程的一个偶然的伴生产物。“自然选择的真实单位,乃是任何形式的复制因子,是任何形式的能够进行自我拷贝的单元”。按照道金斯的观点,除了DNA以外,已经产生了另外一种复制因子,这就是“谜米”(文化基因)。

详见《谜米机器》。
http://www.swarmagents.com/complex/intro/meme.htm

传说中的meme

这就是meme吧:

A
地心末日  discovery  hw zx
鸡飞狗跳 后妈 八卦
感冒 lesbian
汹涌而至的感冒 哈哈

B
嘉年华·小脑·心脏 

C
上火了 头疼 咖啡上瘾

真的可以访问了!!

今天偶然试了一下,果然可以直接访问了。再等一下,看看是否稳定。如果稳定了就搬过来!!

paierd t-test vs. two-sample t-test

统计真是一个复杂的东西。就比如最简单的 paierd t-test 和 two-sample t-test ,通常我们认为 paierd t-test 更容易得到显著的结果,因为他排除了被视间的效应。但是,如果考虑到增加被试间效应的代价,问题就变得很难说了,因为自由度也随着减小了。这种情况在被试少的情况下特别容易出现,我就碰到过一回了。可是,到底应该用sensitive的呢,还是应该用appropriate的呢?头疼。

The paired t-test can be a more appropriate model for a given data set, but more effects are modeled, i.e. there are less error degrees of freedom. This might come at the price of a decrease in sensitivity so that the two-sample t-test can be less appropriate, but more sensitive. This compromise is increasingly harder to make with a smaller number of scans J.

传说部分blogspot已经可以在大陆访问

传说部分blogspot已经可以在大陆访问,兴高采烈的试了一下还是不行。:(

上火了 头疼 咖啡上瘾

图片
(最近据说流行这样的标题)

最近台风来袭,气温到是感觉很舒适,可是自己依然上火了。主要症状就是麦粒肿。想来小的时候经常得砂眼或麦粒肿这类的眼病,长大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得了。可是在广州刚刚开始第三年,就已经得了三次麦粒肿了。也不知麦粒肿和上火究竟多大关系,不过最近确实有点不顺利,为什么它偏偏现在来捣乱呢。

另一个症状就是头疼。其实这是一个很轻微的症状,疼痛为止大概在额叶上回和orbital frontal之类的位置(不知是不是错觉?因为皮层上明显是没有痛觉神经的)。头疼很轻,但是最近却引发了一个不良后果就是咖啡上瘾。每一次头疼就会马上冲杯咖啡,而喝完咖啡后确实明显感觉到变化。因此最近几天都是连续的在喝着咖啡。不知道咖啡因分子能否通过脑血屏障,它对神经系统的影响究竟是好是坏。

想要一把手术刀

HAHA把统计比作手术刀,透过纷繁复杂的表象,可以帮助我们看清事物的本来面目。可是现实要复杂的多,即便要挑选一把合适的手术刀都充满困难。即使有了好的手术刀,要看清解剖开的事物也是要费一番工夫的。目前因素分析的结果看起来应该有点意义,但到底说明什么还是没有想明白。自己呆在实验室思考了两天,晚上又叫来师弟讨论了一下,师弟提出的一些建议还是蛮好的,回头还得继续努力,希望得出一些好的结果。

三点一线

图片
这两年:
广州

珠海

blogcn挂啦?!

想发感慨的时候却发不了,郁闷。 可是在国内还是不能浏览blogger,更郁闷!

Granger因果检验简要介绍

要探讨因果关系,首先当然要定义什么是因果关系。这里不再谈伽利略抑或休谟等人在哲学意义上所说的因果关系,只从统计意义上介绍其定义。从统计的角度,因果关系是通过概率或者分布函数的角度体现出来的:在宇宙中所有其它事件的发生情况固定不变的条件下,如果一个事件A的发生与不发生对于另一个事件B的发生的概率(如果通过事件定义了随机变量那么也可以说分布函数)有影响,并且这两个事件在时间上又先后顺序(A前B后),那么我们便可以说A是B的原因。

  早期因果性是简单通过概率来定义的,即如果P(B|A)>P(B)那么A就是B的原因(Suppes,1970);然而这种定义有两大缺陷:一、没有考虑时间先后顺序;二、从P(B|A)>P(B)由条件概率公式马上可以推出P(A|B)>P(A),显然上面的定义就自相矛盾了(并且定义中的“>”毫无道理,换成“<”照样讲得通,后来通过改进,把定义中的“>”改为了不等号“≠”,其实按照同样的推理,这样定义一样站不住脚)。

  事实上,以上定义还有更大的缺陷,就是信息集的问题。严格讲来,要真正确定因果关系,必须考虑到完整的信息集,也就是说,要得出“A是B的原因”这样的结论,必须全面考虑宇宙中所有的事件,否则往往就会发生误解。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若另有一个事件C,它是A和B的共同原因,考虑一个极端情况:若P(A|C)=1,P(B|C)=1,那么显然有P(B|AC)=P(B|C),此时可以看出A事件是否发生与B事件已经没有关系了。

  因此,Granger(1980)提出了因果关系的定义,他的定义是建立在完整信息集以及发生时间先后顺序基础上的。至于判断准则,也在逐步发展变化:

  最初是根据分布函数(条件分布)判断,注意Ωn是到n期为止宇宙中的所有信息,Yn为到n期为止所有的Yt (t=1…n),Xn+1为第n+1期X的取值,Ωn-Yn为除Y之外的所有信息。

F(Xn+1 | Ωn) ≠ F(Xn+1 | (Ωn − Yn)) - - - - - - - (1)

  后来认为宇宙信息集是不可能找到的,于是退而求其次,找一个可获取的信息集J来替代Ω:

F(Xn+1 | Jn) ≠ F(Xn+1 | (Jn − Yn)) - - - - - - - (2)

  再后来,大家又认为验证分布函数是否相等实在是太复杂,于是再次退而求其次,只是验证期望…

不知道自己知道什么 vs. 知道自己知道什么

图片
学心理学的人经常被问到这样的问题,你们研究的理论不用研究我也知道,那你们做得有什么意义。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而且确实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总是觉得就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常识 ( 还好我是偏神经科学方向的 )。

很久以前跟LS谈这个问题,他说彭凯平这样回答问他这个问题的记者:“你说我研究的问题显而易见,但是在我们研究之前你不知道你知道这个问题,只有我们研究之后你才知道你知道这个问题,这就是心理学的意义。”果然是高人!

琐事缠身

毕业了,答辩以来做事的效率就不高,因为总是有杂七杂八的事情要去办。虽然报销拿到钱的那一瞬间挺爽的,但是大部分时候都要硬着头皮去做一些无聊的事情,还要耐着性子和管理员姐姐等人交涉。想一想该写的论文还没写,因素分析的作业也没作,真是惭愧啊。今天领了毕业证学位证,明天散伙饭,然后就回珠海干活!

做回学生的感觉

图片
这两天老老实实的做因素分析作业,真找到了点小学时候的感觉(小学以后就没怎么认真做过作业了)。不过现在还犯以前一样的毛病,中间的一道题算错了。结果导致后面几题也都算错了,所以昨天晚上很郁闷,因为后面几道题的结果看上去有问题,我还以为是我理解有问题。今天幸好和师姐讨论发现了我的计算错误,晕阿...后面的题目又重新计算了一遍。还好有MATLAB,麻烦的矩阵运算可以轻松的完成。

用email发布blog

测试一下:)

--
Xin Di
Postgraduate Student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zhou, China
自娱自乐的blog

对于中国人来说,并不是网上什么内容都可以看到的。以前没有太多体会,想象看不到的大都是那些色情的、反动的网站。可是当我试图访问我自己写的blog的时候,却发现虽然登陆、发文速度很快,但是想看的东西却被一道无形的墙堵住了。因此本来想搬家的计划落空了,先在blogcn那里忍受着吧,不过我还是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搬到这里来。

现在这里只是我一个人的空间,在国内没有人可以看到。也不错,烦的时候来自娱自乐!

google不能上怎么办?

图片
搜索特定词语

在Google.com或者Google.cn里面搜索“八荣八耻”,据说就可以用Google和Gmail了,每次开机必须先行做这个动作。

如果“八荣八耻”失效,请使用“和谐社会”。

或者:

试试这个:  http://sb.google.com 

MR做脑机接口

图片
http://www.physorg.com/news67706292.html
看起来真酷!而且从图片上看用的是很复杂的编码方式,可能实在很高的空间分辨率上进行的识别。让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有空研究一下文中提到的理论。其实我很感兴趣的是机器手是采用什么方式进行控制的,如果只是把人的不同运动信号识别出来,再采用通常的控制信号控制机器手产生和人兽一样的动作,就不是很有意思。而如果mri的信号直接进行机器手的运动控制,那就会很有意思了。因为这样可以说是“大脑”用相同的方式控制人手和机器手。



ATR, Honda Develop New Brain-Machine Interface

This new BMI technology has enabled the decoding of natural brain activity and the use of the extracted data for the near real-time operation of a robot without an invasive incision of the head and brain. This breakthrough facilitates greater possibilities for new types of interface between machines and the human brain.

The idea of this BMI technology is based on a highly acclaimed article titled “Decoding the perceptual and subjective contents of the human brain” by Dr. Yukiyasu Kamitani, a researcher at ATR Computational Neuroscience Laboratories, which recently appeared in a leading science journal, Nature Neuroscience. For this study, Dr. Kamitani was named by Scientific American magazine as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