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1的博文

杀人犯的大脑是什么样

图片
最近一个杀人犯在网上被炒得火热,跟着火了的还有一个犯罪心理学家。我不会弹钢琴,所以无法判断该心理学家的理论是否准确。下面是我去年给新知客写的一篇稿子,是关于所谓天生杀人狂的大脑和基因特性。我基本是个法理盲。按照我的理解,所有心理学、脑科学以及基因的研究都只是给杀人犯的行为作出解释,而不能给杀人犯开脱罪责。否则社会上会不会又流行一波学弹钢琴的热潮?

天生杀人狂 2007年3月10日,当有人嘲笑Abdelmalek Bayout特有的穆斯林眼影时,Bayout一时忍无可忍,将对方杀死。Bayout是一名居住在意大利的阿尔及利亚男子。因为有精神疾病,他最初只被判刑9年2个月。但在上诉中法庭接受了一份神经科学家的报告,报告包括大脑扫描以及基因检测的证据。证据显示Bayout带有一个与攻击性与犯罪行为紧密联系的MAOA-L基因型,Bayout因此于2009年5月再次获得减刑。这是第一次因为行为遗传学的证据改变了法庭判决的结果。 大脑缺陷确实会导致攻击性行为增加 杀人犯的大脑会与众不同么?上世纪90年代,南加州大学的心理学家Adrian Raine进行了一系列脑成像研究。Raine及同事使用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 (PET)技术比较杀人犯和正常被试者的大脑代谢水平,发现了杀人犯在前额叶皮层存在功能缺损。前额叶皮层功能损伤主要集中在眶额皮层。这一结构在整个大脑皮层最前端的下部,下面紧挨着眼眶,因此得名。眶额皮层是大脑最晚进化出的一部分,而且发育要一直持续到25岁才成熟。 眶额皮层主要负责自动的情感调节,它不会影响人的智商,但会影响人的性格以及社会适应能力。人们对眶额皮层功能的理解是从铁路工人Phineas Gage的传奇开始的。在1848年的一次爆炸事故中,一根铁棍从Gage的面部插入并穿过颅顶飞出。虽然,幸运的Gage没有死,而且身体和智商都得到了迅速的恢复,但是他却从一个稳重、有责任心的年轻人变得狂躁冲动且不负责任,并因此丢掉了工作——因为他的眶额皮层受到了重创,这让Gage“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1996年的一项对279名受过头部创伤的越战老兵的研究发现,眶额皮层的损伤程度与病人的暴力攻击性成正相关。对反社会人格障碍及病理性说谎病人的大脑的研究,都显示出眶额皮层灰质体积的缺损。并且,对正常人群来说,眶额皮层神经活动的强弱也一样和暴力情绪关系密切——当人们愤怒或者在脑海里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