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 2011的博文

老板面前无自我 只是在中国

图片
之前介绍过一个所谓“老板效应”的研究,即对自我相关刺激加工的优势在当老板存在的时候会消失。实验的具体做法是,给被试呈现一系列的头像,被试的任务是判断头像的朝向。通常来说,如果头像是被试自己,被试的反应会更快一点,即自我优势。但如果实验刺激中既有被试自己,也有被试的导师,那么被试对导师的反应反而更快,即所谓老板效应。简单地说,就是“老板面前无自我”。

这个研究是在北大心理系做的,实验对象是中国研究生。当时我就觉得,这种效应可能只存在于中国这种集体文化下,而对个体主义的西方人则不大可能存在。这点我来到美国后也有点感受。虽然我老板其实比较nice,但我跟他说话时还是感觉很别扭,但实验室的白人物理哥却敢跟老板说resting state fmri是bull shit。虽然只是开玩笑,但这种玩笑中国人是无论如何也开不出来的。



最近这个研究的作者又在美国进行了同样的实验。果然对于美国被试,无论老板是否存在,都是对自己头像加工的速度更快,这与中国被试的结果正好相反。

相信这个结果对中国人来说不会觉得太奇怪。但这个研究是少有的先在中国发现的现象,再拿到美国去做跨文化比较的研究。希望以后这样的研究越来越多。 ^_^

Liew, S., Ma, Y., Han, S., & Aziz-Zadeh, L. (2011). Who's Afraid of the Boss: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Social Hierarchies Modulate Self-Face Recognition in Chinese and Americans PLoS ONE, 6 (2) DOI: 10.1371/journal.pone.0016901

下棋的直觉来自基底神经节

图片
要理解人类的智力,棋类游戏无疑是很好的研究对象。比如在1997年,名叫“更深的蓝”的超级电脑战胜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计算机下棋靠的是逻辑运算。但对于人类来说,人的大脑并没有计算机那样穷尽所有可能,相反人类经常依赖于一些直觉性的判断走棋。



人类的大脑如何根据棋盘形式作出判断?这类研究因为实验设计很困难,因此很少被人研究。据我所知的两个研究,分别研究了在下围棋和国际象棋时的大脑活动 (doi 1, doi 2)。对于棋类这种高级认知任务,难点在于设置对照条件。这两个研究都是对比了观看真实棋盘形势的条件与棋子随机摆放时大脑活动的差异。但是这样还是会混入大量混淆因素,比如注意等,激活的区域几乎包括了大部分的任务正网络。

而最近这篇发表在Science的文章,通过巧妙的设计研究了在下日本将棋时的脑机制。首先研究者招募了一组职业将棋选手,将他们与业余被试进行比较。这样的设计可以帮助确定激活的大脑区域是否与将棋的专业技能有关。

而另一个最主要的亮点是,研究者对比了被试在快速选择下一步棋和深思熟虑进行判断时脑活动的差别。在快速选择的任务中,棋盘形势出现的时间只有1秒钟,这样可以尽量较少被试搜索的时间,而更体现直觉性的判断。



上图是其中的一个结果。在对比快速判断和深度判断时大脑活动的差异,以及对比快速判断任务和感觉运动控制任务大脑活动的差异时,有更高激活的区域是皮层下的基底神经节,而不是负责常规认知加工的皮层网络。基底神经节与习惯化的反应选择有关。如此复杂的将棋任务也会激活基底神经节,这个结果很强大,这可能也反映了职业选手常年训练的结果。

这一结果也提示了人类的智能不仅包含深思熟虑的思考,也包含直觉性的判断。这也许是与人工智能最重要的不同点吧。

Wan, X., Nakatani, H., Ueno, K., Asamizuya, T., Cheng, K., & Tanaka, K. (2011). The Neural Basis of Intuitive Best Next-Move Generation in Board Game Experts Science, 331 (6015), 341-346 DOI: 10.1126/science.1194732

松鼠控

图片
继续发松鼠



你不知道自己有多爱TA

感谢新知客范致行老师给我推荐了这个研究。本来为新知客写的稿子,结果新知客停刊,所以修改成了松鼠会风格。感谢0.618童鞋的编辑。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爱的感觉不靠谱你爱TA吗?这看似简单的问题其实很让人困惑。 从生理上讲,爱情不过是心跳加快、血流加速。这些身体反应作为线索传送到大脑。在大脑中,情绪有关的脑岛以及与奖赏有关的腹侧被盖区和尾状核会被激活。腹侧被盖区释放多巴胺,使大脑产生爱的感觉。 爱情是一种主观感受。但我们常常无法意识到细微的情感体验,也可能被错误的情绪线索暗示。比如,当你走过颤巍巍的吊桥后,我们就更容易将自己颤抖的双腿和和加速的心跳看成是对面前美女的“爱情”,而不是由于过吊桥的恐惧而造成的。 当然在更多时候,我们更是会有意无意的受到社会道德或价值观的影响,从而压抑我们的真实感受。因此我们时常自己也很难判断究竟是爱着对方的人,还是爱着对方的钱。 来自民间的智慧理性会压制感性。那如果尽量排除理性的监控,就有可能发现真实的感受。坊间流传的方法,是让人在尽量在不思考的情况下快速回答问题,以此来发现人的真实所想。比如在《武林外传》的某集中,大嘴困惑于自己还眷恋着惠兰,还是已经爱上无双。小郭让大嘴什么都不想,快速回答了下面的问题: “金子还是银子?” “金子。” “瓜子还是核桃?” “核桃。” “鸡肋还是鸡腿?” “鸡腿。” “无双还是惠兰?” “无双。” 大嘴说出的答案让他自己也感到惊讶。那么这种方法是否靠谱呢? 心理学家的方法心理学家认为,人的真实感受是可以通过行为反映出来的,哪怕你自己也无法说清楚自己的真实感受。举个例子来说,美国的白人通常会声称自己对黑人没有偏见,但他们在进行射击游戏时却会对黑人目标的反应更快。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 Anthony Greenwald 认为,对黑人目标和白人目标反应时的差别就反映了人们对黑人的偏见程度。 Greenwald 的理论认为大脑中的存在内隐的概念结构,它们悄悄潜伏在你大脑中,即使你自己也察觉不到。大脑不同概念之间的联系程度就可以反映我们对不同事物的内隐态度。在很多白人的头脑中,黑人的概念与负性印象联系更紧密,而白人的概念则与正性印象联系更紧密。也许他们自己也无法意识到,但在射击游戏中就会无意识的表现出来。 Rochester 大学的 Soonhee Lee 等人将内隐联系测量的方法应用到对恋爱关系的态度评估当中,认为这种内隐的测量方法可能比主观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