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 2011的博文

吊桥

图片
一个网友在温哥华开会,发了一张吊桥的照片,这让我想起了心理学著名的吊桥实验。搜了一下原文,这个研究确实是在温哥华附近做的,但是是另一个有名的吊桥—— Capilano Canyon Suspension Bridge
说起来Capilano吊桥应该是心理学史里最浪漫的地点之一了。在1974年的一项研究中,心理学家就是借这个吊桥展示了爱情的幻觉是如何产生的。

在那个研究中,美女实验助手就在Capilano吊桥旁边拦下刚走过吊桥的男性游客,让他们填一些调查问卷。女助手顺便撕下问卷的一角,将电话留给游客。这样做看起来是为了方便游客跟进研究的结果,而实际上是想统计随后会有多少男游客会给女助手打电话搭讪。

Capilano吊桥大概有70米高,栏杆很低,而且摇晃得厉害。研究人员认为,游客刚过吊桥后会心跳加速、双腿发软,这与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类似的。而这时美女助手来搭讪,游客很有可能将心跳加速、双腿发软的感觉归因为对助手的喜爱。如果游客对助手感觉好,就更有可能随后打电话搭讪。作为对照,实验的另一个地点选在附近一个离水面很近的稳固的木桥旁。

结果恰好验证了实验者的假设。相比于刚过了木桥的游客,有更多走过Capilano吊桥的游客在随后给女助手打了电话。摇曳的吊桥不仅增加了游客的紧张感,而且也提高了游客对异性吸引力的判断。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这座吊桥有没有真的促成过姻缘。不过与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研究联系在一起,也算是心理学的一个“圣地”了 :) 。希望有机会可以去看一下。

“心跳”的感觉什么样?Google吊桥时顺便发现了这个视频,可以感受一下。



Dutton, D., & Aron, A. (1974). Some evidence for heightened sexual attraction under conditions of high anxie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30 (4), 510-517 DOI: 10.1037/h0037031

如何测量大脑结构 - 从影帝的文章说起

图片
2011年奥斯卡奖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有一个话题还被人津津乐道,那就是奥斯卡奖的学术范儿。最佳女主角Natalie Portman早在2002年在哈佛心理系读书时就曾发表过关于婴儿前额叶皮层参与物体恒存性的文章。而最佳男主角Colin Firth刚刚在四月的Current Biology上发表了了一篇关于政治倾向与大脑结构关系的学术论文。这篇文章发表在生物学顶级期刊,主题也很抓眼球,值得仔细介绍一下。


从颅相学说起
    扯远一点,人们逐渐意识到大脑是产生思维的器官后,就试图测量大脑与心理活动的关系。一个早期的尝试就是19世纪风靡欧洲的颅相学。颅相学认为思维由一系列不同的功能组成,不同的功能对应着不同的大脑结构。但受到技术的限制,当时能测量的只有颅骨的形状。德国医生Gall将颅骨的凹凸与不同的心理功能联系在一起,这就是所谓颅相学。
    现在看来,颅相学认为大脑特定区域负责特定心理过程的思路是正确的。但由于测量手段太粗糙,却过度解释了测量结果,最终走向了伪科学。另一方面,当时对心理过程的理解有限,颅相学所要定位的复杂人格成分,现在认为是分布在大脑的各个区域协作完成的。要想精确大脑结构负责的心理功能,还需要将心理现象分解成更精细的、相对独立的过程。

磁共振成像
    直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技术的进步才使得精确测量大脑结构成为可能。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CT与磁共振 (MRI)技术的成熟。与常见的CT图像类似,MRI可以成像分辨率大约1毫米的三维大脑结构。而且MRI不使用放射线,应用更安全。
    如何测量大脑呢?人的大脑皮层折叠卷曲在一起,看上去沟壑丛生。早期解剖大脑,人们通常只是测量沟回的角度和宽度等等。但对于MRI的三维图像,就可以用计算建模的方法测量。
    首先根据灰度将整个大脑分割成灰质、白质、脑脊液等组织。这样,每一个体素 (体积像素)上的值就代表了这一位置灰质的密度。因为每个大脑的形状都有差异,所以接下来需要把每个人的灰质密度图标准化到一个通用的模板上。在标准化的过程中,某些区域可能被压缩,这一区域的值就相应增加;而某些区域可能被拉伸,相应体素的值就减小。这样每个体素的值也反映了体积的信息。
    有了一组人的大脑灰质“体积”图像,如果再测量了这批人的心理指标,就可以考察两者之间的联系了。如上面所提到的,灰质体积图像的每一个体素代表了这一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