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0的博文

中国网民喜欢负面新闻

图片
一则新闻最近网上流传一则新闻,说中国网民最喜欢传播负面信息。新闻中提到的Nielsen公司的亚太区报告我没找到,只找到了一份全球范围的报告。结合网上的新闻,大致可知的结果是:全世界范围内,亚-太地区网民最愿意分享负面感受,比例达到49%;拉美、中东和非洲其次;而欧洲和北美网民愿意分享负面感受比例最少,分别为33%和32%。而在亚-太地区,中国人愿意分享负面感受的比利时最高的,高达62%。



(图片来源:这里)

对于这个结果,自然各有各的解释。比如质疑中国日益尖锐的社会问题,或者批判国人的国民性。但我最近读了一些基因的文章,发现基因也可以对中国人更愿意传播负面信息作出解释。
5-HTTLPR基因五羟色胺转运体基因 (5-HTTLPR)是目前被研究最多的一个与情感功能相关的基因。带有短型5-HTTLPR基因的个体,社会敏感性更高,特别对负性事件更敏感。他们也更容易受到生活中应激事件 (如离婚、伴侣死亡等)的影响而产生情感障碍,如抑郁。


(图片来源:Chiao & Blizinsky, 2010)

Chiao & Blizinsky (2010)统计了29个国家共50135名个体5-HTTLPR基因的出现频率,得到各个国家5-HTTLPR短型基因的频率分布。从上图可以看出,中日韩等东亚国家5-HTTLPR短型所占比例最高,大约为70%;拉美国家合土耳其居中;而欧洲和北美国家5-HTTLPR短型所占比例最低。这一结果大致可以与与Neilsen公司的调查结果对应。

在我看来,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结果。在中国,大约2/3的人带有高社会敏感性的基因,他们更容易对负性的事件敏感,也可能更容易分享合传播负性事件。这也许就是所谓“国民性”的生物学起源。
基因-文化共同进化理论还有一个问题是,大多数中国人对负面信息敏感,但为什么中国人患情感障碍性疾病的人并不多呢?早期在西方的研究发现,5-HTTLPR短型个体更容易遭受情感障碍。但对于5-HTTLPR短型个体占多数的中国来说,患情感障碍的比例却远远小于西方。Chiao & Blizinsky (2010)认为,这是由于集体主义文化的作用。按照基因-文化共同进化理论,基因的进化伴随着文化价值对环境的适应与影响。集体主义社会中的社会支持对社会敏感性高的个体有保护作用。


(图片来源:Chiao & Blizinsky, …

kiss时头往哪边偏

图片
你在接吻时头往哪边偏?据统计,接吻时头向右偏的比例是向左偏的2倍。这个结论很容易用Google验证。我蛋疼的用 Google.com 搜索kissing,搜索内容images,types选择faces (点这里看结果)。在搜索结果的前两页的40幅图片中,有20幅是没有重复的可以判别方向的图片。在这20幅图片中,果然有13幅向右偏,7幅左偏,比例接近2比1。



人体右侧占主导的偏策划实际上很常见,比如大多数人是右利手、右利脚和右眼主导。但对于接吻有点不同的是,接吻是两个人的事。如果两个右偏的人或者两个左偏的人接吻是没有问题的,但当一个右偏遇到一个左偏呢?



两个心理学家蛋疼的研究了这个问题。他们让被试去吻一个真人大小的模特。第一次模特的头是竖直的,通过这次接吻可以判断被试的左右偏好。接着实验者调节模特的头像左或向右偏5, 15或25度。被试在每个角度上都会接吻5次,这样研究者就可以计算出各个角度上被试像左或向右偏的概率。



上图是结果,学过心理物理法的童鞋应该很熟悉。简单说来,右偏的被试更倾向于坚持向右偏。当模特的头向左偏了5度时,被试还有50%的概率试图更向右偏头。而左偏的被试则更灵活。当模特的头向右偏了5度时,被试也就会跟着变成向右偏。这个结果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左偏的人更容易遇到冲突的情况,因此他们在很多时候需要做出妥协。这就是少数派的代价。

感谢 Improbable Research 介绍了这篇文章。

van der Kamp, J., & Canal-Bruland, R. (2010). Kissing right? On the consistency of the head-turning bias in kissing Laterality: Asymmetries of Body, Brain and Cognition, 1-11 DOI: 10.1080/13576500903530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