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会议--fMRI培训班篇

会议开始前两天,北师大还举办了一个fMRI与认知神经科学的培训班。一开始有点怀疑,以为可能只是走马观花的讲个皮毛,但是两天下来其实收获还是 蛮多的。收获之一自然是听到了牛人的讲座。牛人毕业于MIT,所讲内容大多是经验之谈,内容关于fMRI实验设计等等也很难从课本可网络中找到,因此在这 个方面我学到了挺多。其实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最开始提到的让人躺在类似于跷跷板的木板上,测量脑活动的原始方法。一百年后,我们使用fMRI,但是其实原 理上并没有本质的改变,只是空间精确度有了提高而已。fMRI只是一个间接的工具而已,我们需要通过精细的实验设计,才能有意义的心理学结论。而精细的实 验设计才是心理学研究中最有意义于最迷人之处。

另一个收获主要来自最后一部分静息状态fMRI的时候。本来以为这一部分没有太大意思,但是 老师一开始就提出了functional connectivity的概念,然后下面的一些医生反映似乎很大,一直在讨论connectivity的问题。医生们的态度有一点让我惊讶,因为他们认 为这种通过数据计算出来的connectivity是没有解剖学上的支持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最早的静息状态functional connectivity研究都是在已知解剖连接的区域间进行的。比如左右初级运动皮层、左右视皮层、听皮层,都是有胼胝体进行联系的。功能和解剖学上的 连通性不是一一对应的,可能是因为受到方法学的限制。因为我们现在只能研究白质区的解剖连接,而灰质内也应该存在神经元以及神经元集合之间的联系,但是我 们目前无法检测到。因此结论应该是,如果有解剖连通性,那么一定会有功能连通性;而相反则不一定。不过functional connectivity是通过数据计算出来的,有时候确实会感觉有点悬,更悬的是老师提到的structural connectivity,就是在做VBM分析的时候计算区域在不同被试间的相关性。这个真不知道能说明什么,可能需要结合hebbian learning和功能的连通性才好解释吧。最后老师还提到了BOLD信号来源的问题,回来查了一下他给的reference,说的是BOLD信号与局部 场电位(LFP)更相关,而不是MUA。LFP究竟是什么还没有搞清楚,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对理解神经集合之间的functional connectivity有很重要的意义。

其实讲课的几个老师还都是由点货的,不过有些人似乎有吹水的嫌疑,因此让我的感觉大了点折扣吧。因此,以后不管做的怎么样,一定要低调......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神经电影学:用电影同步大脑

两个DTI研究

看电影时,脑区间动态联系的跨被试相似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