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t回归:自由意志的另一个打击 (翻译)

最近在准备写政治课论文,对无意识加工、自由意志等问题比较关注。恰巧牛人John-dylan Haynes发表了一篇Nature Neuroscience的文章,继续了Benjamin Libet的经典研究。这篇介绍文章来自英国心理协会文献博客 (http://bps-research-digest.blogspot.com/),我只是做了一下翻译。


Libet回归:自由意志的另一个打击

  科学家Benjamin Libet在1985年发表一项震惊世界的研究。这个研究表明,大脑准备电位 (preparatory brain activity)的出现比人有意识的选择运动要早几百毫秒。
  
  他的研究提示自由意志只是一个错觉。但是对研究的解释有一些问题。比如,大脑准备电位出现的提前时间非常短,很多批评者认为这也许只是由于人们对有意识的运动决策的报告不准确造成的。
  
  现在,使用了现代的成像手段,John-dylan Haynes及其同事重复并扩展了Libet的著名研究,进一步证明了自由意志的感觉其实只是一种错觉。
  
  实验参与者的任务是自由的决定是用左手还是右手食指按键反应,同时他的大脑被进行扫描。参与者通过指出屏幕上一串连续变化的字母,来报告他做 出有意识反应的时间。在参与者报告进行了有意识决策前大约10秒钟,参与者两个皮层区域的脑活动模式与他们将要进行的决策相关。这两个区域是额极皮层 (frontopolar cortex)和顶叶皮层 (parietal cortex)。
  
  Libet只报告了大概的准备电位,而目前的实验证明可以通过大脑活动辨别一个人将在两个选项中选择哪一个,而且辨别的时间远远早于这个人自己意识到他将进行哪种选择。
  
  同时,与Libet所报告的相同的运动相关区域的脑活动 (辅助运动皮层 supplementary motor area)可以预测参与者何时进行运动,这也比参与者有意识的做决定要早几秒钟。
  
  “因此一个高水平控制区域的网络可以在远早于进入意识的时候决定一个将要到来的决策” ,研究者总结到。
  
  原文链接:Soon, C.S., Brass, M., Heinze, H., Haynes, J. (2008). Unconscious determinants of free decisions in the human brain. Nature Neuroscience DOI: 10.1038/nn.2112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看电影时,脑区间动态联系的跨被试相似性

神经电影学:用电影同步大脑

fMRI显示视皮层第4层的特异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