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行

一年内两次去北京,都是为了去学习,都是去的北师大。北师大的实验室是本领域两个国家重点实验室之一,整体实力很强,特别是跨学科的学术支撑,更是让人流口水。上课地点在传说中的“小红楼”,见到了传说中的两位牛人,不虚此行。

Hu更关注fMRI成像的物理,虽然研究很精彩但是不太感兴趣,倒是一直对Lu和Sperling等人的的研究很感兴趣。最早在去年北师大会议上听过Sperling报告他的注意的时间模型,到前不久刚看懂的Lu的注意以及直觉学习的模型,都是用精细的计算模型来描述人的认知加工过程。我们通常的实验虽然也有理论假设,但是一般不会有明确的模型提出,而大都是通过实验操纵和行为结果反推内在的模型。感觉这是两种研究思路,一种是建立精确的模型,然后通过模型预测行为,再根据行为观测结果验证模型;另一种是进行一些实验操纵得到对应行为结果的差异,然后通过这些实验操纵反推内部模型。这就好像forward model和backward model的关系。虽然大部分的认知过程目前都不能用精确的模型来描述,但是至少在比较初级的知觉加工水平,建立数学模型还应该是更有效的。不知道我目前的研究课题是否可以建立一个比较好的计算模型,这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与见到牛人相比,课程的收获倒在其次。不过听课也让我有机会反思我对fMRI数据处理的理解。之前做数据处理,基本上是靠自己摸索,真正的含义都不是很理解。这次较完整的理顺了一下整个fMRI实验的过程,整体上还是有了很大的提高。

令一点感受,北京确实是个学术气氛浓厚的地方。虽然政治气氛更浓,导致很多研究生都很压抑而无心向学。但是能真正潜心研究的,还是牛人辈出的。这一点广州比起来真是相差很远。因此多与同行交流,真的是十分必要的事。

培训结束后的两天,还去了传说中的南锣鼓巷和后海。老北京的胡同,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这里并不是老北京,更像小资,甚至愤青。是好是坏不做评价,在我看来,北京的优点,就在于它的多元化。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神经电影学:用电影同步大脑

看电影时,脑区间动态联系的跨被试相似性

fMRI显示视皮层第4层的特异激活